《海經》七 海內北經

  海內西北陬以東者。
  蛇巫之山,上有人操柸而東向立。一曰龜山。
  西王母梯幾而戴勝杖。其南有三青鳥,為西王母取食。在昆侖虛北。
  有人曰大行伯,把戈。其東有犬封國。貳負之屍在大行伯東。
  犬封國曰大戎國,狀如犬。有一女子,方跪進柸食。有文馬,縞身朱鬣,目若黃金,名曰吉量,乘之壽千歲。
  鬼國在貳負之屍北,為物人麵而一目。一曰貳負神在其東,為物人而蛇身。
  蜪犬如犬,青,食人從首始。
  窮奇狀如虎,有翼,食人從首始。所食被發。在犬北。一曰從足。
  帝堯台、帝嚳台、帝丹朱台、帝舜台,各二台,台四方,在昆侖東北。
  大蜂,其狀如螽;朱蛾,其狀如蛾。
  蟜,其為人虎文,脛有䏿。在窮奇東。一曰狀如人,昆侖虛北所有。
  闒非,人麵而獸身,青色。
  據比之屍,其為人折頸披發,無一手。
  環狗,其為人獸首人身。一曰蝟狀如狗,黃色。
  襪,其為物,人身黑首從目。
  戎,其為人,人首三角。
  林氏國有珍獸,大若虎,五采畢具,尾長於身,名曰騶吾,乘之日行千裏。
  昆侖虛南所,有泛林方三百裏。
  從極之淵深三百仞,維冰夷恒都焉,,冰夷人麵,乘兩龍。一曰忠極之淵。
  陽汙之山,河山其中,淩門之山,河出其中。
  王子夜之屍,兩手、兩股、胸、首、齒,皆斷異處。
  舜夷登比氏生宵明、燭光,處河大澤,二女之靈能照此所方百裏。一曰登北氏。
  蓋國在钜燕南,倭北。倭屬燕。
  朝鮮在列陽東,海北山南。列陽屬燕。
  列姑射在海河州中。
  射姑國在海中,屬列姑射。西南,山環之。
  大蟹在海中。
  陵魚人麵,手足,魚身,在海中。大鯾居海中。
  明組邑居海中。逢萊山在海中。大人之市在海中。


譯文:
  海內由西北角向東的國家地區、山丘河川依次如下。
  蛇巫山,上麵有人拿著一根棍棒向東站著。另一種說法認為蛇巫山叫做龜山。
  西王母靠倚著小桌案而頭戴玉勝。在西王母的南麵有三隻勇猛善飛的青鳥,正在為西王母覓取食物。西王母和三青鳥的所在地是在昆侖山的北麵。
  有個神人叫大行伯,手握一把長戈。在他的東麵有犬封國。貳負之屍也在大行伯的東麵。
  犬封國也叫犬戎國,那裏的人都是狗的模樣。 犬封國有一女子,正跪在地上捧著一杯酒食向人進獻。那裏還有文馬,是白色身子紅色鬃毛,眼睛像黃金一樣閃閃發光,名稱是吉量,騎上它就能使人長壽千歲。
  鬼國在貳負之屍的北麵,那裏的人物是人的麵孔卻長著一隻眼睛。另一種說法認為貳負神在鬼國的東麵,他是人的麵孔而蛇的身子。
  蜪犬的形狀像一般的狗,全身是青色,它吃人是從人的頭開始吃起。窮奇的形狀像一般的老虎,卻生有翅膀,
  窮奇吃人是從人的頭開始吃。正被吃的人是披散著頭發的。窮奇在蜪犬的北麵。另一種說法認為窮奇吃人是從人的腳開始吃起。
  帝堯台、帝嚳台、帝丹朱台、帝舜台,各自有兩座台,每座台都是四方形,在昆侖山的東北麵。
  有一種大蜂,形狀像螽斯;有一種朱蛾,形狀像蚍蜉。
  蟜,長著人的身子卻有著老虎一樣的斑紋,腿上有強健的小腿肚子。蟜在窮奇的東麵。另一種說法認為蟜的形狀像人,是昆侖山北麵所獨有的。
  闒非,長著人的麵孔卻是獸的身子,全身是青色。
  天神據比的屍首,形象是折斷了脖子而披散著頭發,沒了一隻手。
  環狗,這種人是野獸的腦袋人的身子。 另一種說法認為是刺蝟的樣子而又像狗,全身是黃色。
  襪,這種怪物長著人的身子、黑色腦袋、豎立的眼睛。
  戎,這種人長著人的頭而頭上卻有三隻角。
  林氏國有一種珍奇的野獸,大小與老虎差不多,身上有五種顏色的斑紋,尾巴比身子長,名稱是騶吾,騎上它可以日行千裏。
  昆侖山南麵的地方,有一片方圓三百裏的氾林。
  從極淵有三百仞深,隻有冰夷神常常住在這裏。冰夷神長著人的麵孔,乘著兩條龍。另一種說法認為從極淵叫做忠極淵。
  陽汙山,黃河的一條支流從這座山發源;淩門山,黃河的另一條支流從這座山發源。
  王子夜的屍體,兩隻手、兩條腿、胸脯、腦袋、牙齒,都斬斷而分散在不同地方。
  帝舜的妻子登比氏生了宵明、燭光兩個女兒,她們住在黃河邊上的大澤中,兩位神女的靈光能照亮這裏方圓百裏的地方。另一種說法認為帝舜的妻子叫登北氏。
  蓋國在大燕國的南麵,倭國的北麵。倭國隸屬於燕國。
  朝鮮在列陽的東麵,北麵有大海而南麵有高山。列陽隸屬於燕國。
  列姑射在大海的河州上。
  姑射國在海中,隸屬於列姑射。
  射姑國的西南部,高山環繞著它大蟹生活在海裏。
  陵魚長著人的麵孔,而且有手有腳,卻是魚的身子,生活在海裏。大鯾魚生活在海裏。
  明組邑生活在海島上。蓬萊山屹立在海中。大人貿易的集市在海裏。


書中人、神、山河:
  西王母

  傳說中的女神。原是掌管災疫和刑罰的怪神,後於流傳過程中逐漸女性化與溫和化,而成為年老慈祥的女神。相傳王母住在昆侖山的瑤池,園裏種有蟠桃,食之可長生不老。亦稱為金母、瑤池金母、西王母。 根據古書《山海經》的描寫:“西王母其狀如人,豹尾虎齒,善嘯,蓬發戴勝,是司天之厲及五殘。”(意思是說:西王母的形狀“像人”,卻有豹子一樣的尾巴,老虎一般的牙齒,很善於長 呼短嘯,頭發蓬鬆,頂戴盔甲,是替天展現威猛嚴厲及降臨五種災害的神祗)。她住在“昆侖之丘”的絕頂之上,有三隻叫做“青鳥”的巨型猛禽,每天為她叼來食物和用品。
  但是在《穆天子傳》裏,西王母的言行卻又像是一位溫文儒雅的統治者。當周穆王乘坐由造父駕馭的八駿周遊天下時,西巡到昆侖山區,他拿出白圭、玄壁等玉器去拜見西王母。第二天,穆王在瑤池宴請西王母,兩人都作了一些詩句相互祝福。
  西王母的神話故事經曆了兩次演化。漢代是西王母神話傳說演化的第一個階段。這個時期,西王母居住在西方玉山(與昆侖山相對)的石洞中,是一個披著獸皮人身長牙的怪物形象,另外,山上有長著牛角、滿身豹紋、聲音如犬吠的怪獸——狡,還有長著紅色羽毛、喜好食魚的三青鳥。
  有關西王母的記錄,最早出現在《山海經》中。《 山海經》曾對西王母做出過這樣的描述:“豹尾,虎齒,善嘯,蓬發戴勝。”乍一看,西王母簡直是一個半人半獸、不倫不類的怪物,而在李曉偉看來,西王母是一個豐姿綽約的美人。 李曉偉說:“當代人考察古籍時,往往忽略了語境轉移和喪失的因素,這就很容易引發不必要的困惑。” 李曉偉為我們還原了心目中西王母的形象。他認為西王母是一位長發披肩、麵帶虎飾、頭戴玉器、身披豹皮、善於唱歌的部落女酋長。 如果李曉偉的假想成立的話,我們不難推斷,虎豹有可能就是西王母所在部落的圖騰,為了顯示自己威儀,西王母就把老虎作為了麵部的裝飾,並將豹子的尾巴垂於胯下。 為了驗證自己的說法,李曉偉讓記者觀看了上世紀在青海省大通回族土族自治縣孫家寨村出土的舞蹈彩陶盆的照片。這隻陶盆距今已有5000年的曆史了。在李曉偉看來,彩盆中垂於5名舞蹈少女腰下類似飄帶的東西,就是一根豹尾。 “圖騰崇拜是原始社會普遍的社會文化標誌,以當代人的眼光回望這種文化現象時,必然會感到迷惑,這或許正是人們難以理解《山海經》中西王母形象的一個主要原因。”李曉偉甚至還認為,流行於青海省黃南藏族自治州的於菟就是西王母時代虎豹崇拜的一種延續。近年來,學術界對西王母是神話人物,還是確有其人一直爭論不休。 青海省著名學者趙宗福先生在他的《昆侖神話》一書中寫道:“《山海經》裏的西王母是一位會號叫而不說話的凶神。”中華書局編審陳虎博士和北京師範大學任長義博士則認為:“西王母有可能是一位以虎、豹為圖騰的部落或部落聯盟的女性氏族首領。”李曉偉的觀點顯然趨同於後者。 青海天峻縣西王母石室坐落在關角吉日溝一座嶙峋的小山內,石室共有外室、內室和側室組成,內室中有一個天然的石炕,很適合居住。在時光的流逝中,石室被人們附會了各種傳說,石室主人的身份也就顯得撲朔迷離。 上世紀80年代,李曉偉在解放軍某部從事新聞宣傳工作,他奉命采訪修建青藏鐵路一期工程關角隧道的解放軍戰士。采訪期間,他對西王母石室及其周邊地區的地理環境做了詳細考察,並結合史書中的記載,大膽地對石室的功能、來源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據《論衡·恢國篇》記載,漢王莽時期,“羌獻其魚鹽之地,仙海,西王母石室”等。李曉偉認為,史書上所說的“魚鹽之地”指的就是今天的茶卡鹽湖,仙海就是青海湖,西王母石室正好位於青海湖和茶卡鹽湖之間,地理位置和史書記載十分吻合。而這一看法得到了日後的考古印證。 當我們把西王母石室放在更大的地理背景下觀望時,會為有關西王母的地理考古發現暗自驚歎。 《 山海經》中對西王母主要活動區域的描述是:“西海之南,流沙之濱,赤水之後,黑水之前。”這樣的描述與青海的地理環境也是相吻合的。 李曉偉認為,西海當指青海湖,流沙在柴達木盆地隨處可見,赤水指的是今天海南藏族自治州共和縣內的恰卜恰河,黑水就是發源於祁連山南脈流入河西走廊的黑河。也就是說,西王母生活的核心區域就是青海省境內黃土高原向青藏高原過渡的區域。

  三青鳥

  中國古代神話中的神鳥,色澤亮麗、體態輕盈。傳說為女神西王母的使者。 共三隻。又稱三鳥。三青鳥是鳳凰的前身,本為多力健飛的猛禽,後漸傳為色澤亮麗,體態輕盈的小鳥,是具有神性的吉祥之物。漢代畫像磚上常見於西王母座側。
  三青鳥是有三足的神鳥,人間既不能相見,唯望在蓬萊仙山可以再見,但是蓬萊無路,隻有靠青鳥傳信。傳說西王母駕臨前,總有青鳥先來報信,『青鳥不傳雲外信,丁香空結雨中愁』(南唐中主山花子),文學上,青鳥是被當作傳遞信息的使者。後人將它視為傳遞幸福佳音的使者。
  據西漢班固的《漢武故事》:“七月七日,上於承華殿齋,日正中,忽見有青鳥從西方來,集殿前。上問東方朔,朔對曰:‘西王母暮必降尊象,上宜灑掃以待之。’……有頃,王母至。乘紫車,玉女夾馭,載七勝,青氣如雲,有二青鳥如鸞,夾侍王母旁。”傳說西王母有三青鳥,一隻選遣為信使,前來給漢武帝報信,另外兩隻隨西王母而來,並服侍在王母身旁。後人便把傳信使者也稱為“青鸞”、“青鳥”。南唐中主李王景有詩:“青鳥不傳雲外信,丁香空結雨中愁。”李商隱詩雲:“蓬山此去無多路,青鳥殷勤為探看。”青鳥在此已成為傳書的信使。
  《楚辭·九歎》:“三鳥飛以自南兮,覽其誌而欲北。願寄言於三鳥兮,去飄疾而不可得。”
  洪興祖補注:“《博物誌》:‘王母來見武帝,有三青鳥如烏大,夾王母。’三鳥,王母使也,出《山海經》。’
  《山海經·海內北經》:“西王母梯幾而戴勝。其南有三青鳥,為西王母取食。”又《山海經·大荒西經》:“三青鳥赤首黑目,一名曰大鹙,一名小鹙,一名曰青鳥。”
  晉·陶潛《讀<山海經>》詩之五:“翩翩三青鳥,毛色奇可憐。”又,詩詞中常借用指相思愛情的使者。
  唐·李白《相逢行》:“願以三青鳥,更報長相思。”

  昆侖虛

  昆侖,即昆侖山,又稱昆侖虛、昆侖丘或玉山。地理觀念上的昆侖山,指西起帕米爾高原東部,橫貫新疆、西藏間,伸延至青海境內,全長約2500公裏。古代神話的西方昆侖,是漢以前地理上的昆侖一名與傳說中昆侖的結合。
  昆侖由神話世界變為仙境,有一個過程。如《西次三經》說,昆侖是天帝在地上的都城,那裏除了有九尾虎身的陸吾神守護之外,還有一種長了四隻角,有些像羊的獸,名土鱗,能吃人;那上麵的鳥,樣子如蜂,卻大得如鴛鴦。有一種開黃花結紅果的樹,果子味道如李,無核,名叫沙棠,吃了能禦水而不溺死。這明明是怪異的神話世界。同樣是昆侖,在《淮南子·地形訓》則是別一樣景狀:
  昆侖有增城九重(一層比一層高的城池〉,其高萬一千一百一十四步二尺六寸。上有木禾,其修五尋。珠玉樹、璿樹、不死樹在其西,沙棠琅王千好在其東,絳樹〈赤色玉樹〉在其南,碧樹、瑤樹在其北。旁有四百四十門。門間四裏,裏間九純,
  純丈五尺。旁有九井,玉橫(承受不死藥之器〉維其西北之隅。北門開以納不周之風。傾宮〈占一頃地之宮〉、旋室(用玉所飾之室〉、縣圃、涼風、樊桐,在昆侖闔閱之中。疏圃之池,浸浸黃水(疑為泉水〉,黃水三周複其原,是為丹水〈赤色水〉,飲之不死。仙界所需之物,這裏應有盡有,有不死樹、不死藥、不死水等等。裝飾以玉為基本材料,異獸之類已無蹤影,純屬於理想的仙境。據說,早期仙人,不必修煉,隻要吃些以上的不死之物便可達到長生不死的目的。傳說黃帝吃的是一種沸沸湯湯的玉膏,從神話英雄變成了仙界首領。昆侖已非昔日可比,儼然是仙人的老家。
  傳說中的昆侖,既高且大,為中央之極,也是連接天地的天柱,仙人萬一還想上天,這是絕妙的歇腳之處。昆侖又是黃河之源,黃河是母親河,古人出於這種崇拜心理,將昆侖由神山轉化為仙山便順理成章。
  昆侖山在神話中有了崇高的地位,《山海經·海內西經》說,它是海內最高的山,在西北方,是天帝在地上的都城。昆侖山方圓800裏,高達七、八千丈。上麵長著一種木禾,高四丈,粗夠五個人合抱的。山的每一麵有九口井,每口井都用玉石(按:古人所說玉石,並不是如代指的真正的玉,即優質石〉作欄杆。每一麵又有丸道幾每道門都有開明獸在那裏看守著。開明獸是什麼樣子,是位半人半獸的神,身軀有1虎那麼大,九個頭,長得都是人麵,向著東方,立在昆侖山上。昆侖山是百神所在的地方。
  昆侖山與古代的夏、周、羌幾個民族的活動都有聯係,在古代神話中的地位,類似於希臘神話的奧林匹斯山。《山海經》提到過幾十座山,昆侖山雄踞為冠。它作為天帝的都城,自然被天帝所統治。據說,這位天帝便是黃帝。黃帝派去管理昆侖山的神叫陸吾,也是半人半獸形,人的麵孔,虎身虎爪,長了九條尾巴。(見《西山經》)民間神話中昆侖山上的主角是穆王,他乘坐八匹馬拉的車子與西王母為愛而相會。周代穆王繼位時已經50歲了,在位55年而崩,是古代的長壽帝王。也許因為他長壽,後世便有周穆王遊行四海,見到了帝台的西王母;有的說穆王西巡,有偃師求見,有的說他與西王母一同成仙而去等等。
  偃師是一位能工巧匠,他所做的人跟真人一樣,能唱能舞,受到穆王的稱讚①,便把他帶回了皇宮。穆王西行,還有人向他獻一尺長的玉刀,切玉如切泥;有獻夜光杯的;又傳說,連雨三月,穆王吹起了笛子將雨止住……總之,這不是曆史上的那位穆王,而是一位奇遇奇事不斷的傳說化了的帝王。他最大的奇遇是與西王母的會見。他對西王母畢恭畢敬,手執白圭和玄璧,獻上彩色絲帶三百純。西王母設宴款待,雙方用歌對答。穆王離開後,走到〔龠yǎn演〕山之上,把這段會麵的事用銘文刻在那裏,並改名為“西王母之山”。(見《穆天子傳》、《十洲記》、《拾遺記》等〉後人在此基礎上,進一步把穆天子仙化,說他與西王母吃一種黑棗,這種棗一百年才熟一次果實,有二尺長。又說他與西王母歡歌以後,升雲而去,或西王母親自到穆王之宮,一同升雲而去。這其間,已經是神話與後世道教神仙可成思想的混合體。

  犬封國

  犬封,即犬戎,古族名。中國古代的一個民族,稱獫狁,也稱西戎,活動於今陝、甘一帶,獫、岐之間。在甘肅靜寧縣威戎(今靜寧威戎鎮)立都。西周中期以來,隨著周王朝實力的削弱,共、懿、孝、夷四王僅能守成,而西北地區的戎狄逐漸興盛。特別是獫狁,進一步加強對周朝的壓力,不時入侵。宣王時期,經過一段時間的積蓄力量,宣王命尹吉甫、南仲等出軍征伐獫狁,取得很大勝利。但是,到了周宣王晚年,周王朝又重新出現了衰落的現象。周幽王即位,以好利的虢石父為卿,國人皆怨。幽王三年,又改立嬖寵美人褒姒為後,相傳為博得褒姒最美的一笑,曾點燃烽火(軍事警報用),戲弄諸侯,失去諸侯信任。接著,又廢去申後(申侯之女)及太子宜臼,改立褒姒為後,子伯服為太子,並擬問罪申侯。周幽王十一年 (公元前 771年),申侯聯合繒(今山東棗慶東)和犬戎軍隊大舉進攻西周都城(豐、鎬兩京,今西安西),幽王急命點燃烽火,結果諸侯一個也不來救。周王室衛隊毫無戰鬥力,一觸即潰。幽王攜褒姒及太子伯服倉皇出逃,終被犬戎軍隊追上。幽王及太子伯服被殺死於驪山腳下,西周亡。隨後,晉、鄭、衛、秦等諸侯聯軍又將犬戎軍隊打敗,擁立宜臼為平王,遷都雒(洛)邑(今河南洛陽),史稱“東周”。
  犬戎族為遊牧民族,當時的犬並不像現在這樣完全脫離狼的狀態,那時的白犬如狼一般凶猛,族人的圖騰為狼,但家中的犬又是家中的一分子,非常尊敬它,故取名為“犬戎”。
  到西周末期,長期的農耕和平環境,使得君王荒淫無度,玩物喪誌,烽火戲諸侯。君主性格軟化,無心富國強兵,結果周幽王被野蠻強悍的犬戎族攻殺,幽王的寵妃褒姒被擄,都城豐、鎬西北被犬戎占領。強 盛約三百年的西周覆滅。此後,犬戎便成了華夏民族最可怕的敵人,直到唐朝,中原民族還把一切西北遊牧民族統稱之為“犬戎”和“戎狄”。在唐代宗年間,太常博士柳伉上疏說:“犬戎犯關度隴,不血刃而入京師……”在唐德宗年間,大臣柳渾對德宗說:“戎狄,豺狼也,非盟誓可結。”這個“犬戎”的“犬”字帶有強烈的侮辱性,而且說戎狄是“豺狼”也準確地指出了犬戎或戎狄族的狼性格。至春秋初期,犬戎又成為秦國的強敵。後來犬戎的一支北遷到蒙古草原,成為蒙古草原最早的遊牧民族之一。研究中國的遊牧民族、遊牧精神和遊牧民族的圖騰,也必須從古匈奴葷粥和犬戎開始。
  根據文獻記載,犬戎族就是自稱自己的祖先是二白犬,並以白犬為圖騰的西北最古老的遊牧民族,屬於西羌族,是炎黃族先祖的近親。早在炎黃時期,犬戎族就是炎黃族的勁敵。《後漢書》就有記載:“昔高辛氏有犬戎之寇,帝患其侵暴,而征伐不。”高辛氏就是黃帝的曾孫,堯帝的父親。
  據《後漢書》記載,至漢朝,在原來犬戎活動範圍內曾出現一個人口眾多的西戎白狼國。到東漢明帝時,“白狼……等百餘國,戶百三十餘萬,口六百萬以上,舉種奉貢,”自願歸屬東漢。白狼王還命人作詩三首,合稱《白狼歌》,獻給東漢皇帝。因此,所以白狼國就是犬戎國的變種,白狼王則是犬戎的後人,而白狼族就是崇拜白狼,並以白狼為圖騰的部族。白狼國的存在,也可以證明犬戎所崇拜的白犬很可能就是白狼。
  據史料記載犬戎族極為野蠻凶悍,據史書記載犬戎的母族——古羌族也崇拜犬圖騰。《資治通鑒》第一百九十卷裏說:在唐朝初年有“白簡、白狗羌並遣使入貢”,而且,唐還“以白狗等羌地置維、恭二州”。這說明古羌族也崇拜白犬。實際上,從民族歸類上看,犬戎族就是西羌族,許慎在《說文解字》中說:“羌,西戎牧羊人也。”因此,犬戎就是西羌,西羌包含犬戎。那麼以上所說的“犬戎”、“白狗”和“白狼”等族就都是西羌族。由此可以斷定,西羌族是以白狼或白犬為圖騰的遊牧民族。

  吉量

  犬封國有一種頸鬣若雄雞之尾、雙目閃爍金光的神馬,叫吉量馬。它的毛色雪白,長鬣火紅,頭到尾共長一丈,蹄到背高八尺。乘坐此馬,可獲千年之壽。
  《山海經海外西經》中提到了一個奇肱之國,奇肱之國在一臂國的北部。那兒的人一根胳膊,三隻眼睛,眼睛有陰有陽,陰在上,陽在下,常乘一種叫吉量的馬。那兒還生長著一種鳥,長著兩個頭,羽毛是紅黃色的。奇肱國的人,別看隻一隻手,但手很巧,能做各種捕鳥的小器具,以捕殺鳥禽;又能做飛車,乘風遠行。
  商朝時,有一次那兒刮起很大的西風,把他們的飛車連同人一起吹到了河南一帶,湯王於是派將士砸壞了他們的車,不叫當地百姓看見。十年之後,又刮起了一次東風,他們便重新做了飛車,乘車回國了。奇肱國離玉門關還有四萬裏。
  《山海經海內北經》中也提到了一個犬封國,犬封國,也叫犬戎國。這個國的人長得樣子像狗。旁邊有一個女子,正跪著捧上一杯酒食進奉她的丈夫。犬封國有種文馬,毛色純白,紅鬢,雙眼金光燦燦,這種馬叫吉量馬,騎上它的人可長壽,活到千歲。
  奇肱國國民所使用的飛車,有著十分奇特的造型。大禹考察水情時曾到過奇肱國,對奇肱國的飛車等許多情形都曾目睹。當時,在大禹鑿通方山之後,曾經過三身國繼續西行。一日,突然遠處空中出現了一種似鳥非鳥的車子,同行的伯益道:“這個東西非常奇怪,究不知是什麼東西,我們跟過去,看它一個下落。”大家讚成。
  於是郭支口中發出號令,兩條龍就掉轉方向,緊跟那飛車而行。走不多時,那飛車漸漸降落,兩龍亦跟著降落。禹等一看,原來是個繁盛之地,廬舍廛市,彌望相接。那時飛車已降在地上,仿佛旁邊還有無數飛車停在那裏。禹等的龍太長而大,降不下來,隻能再轉向海濱空曠之地,然後降下。剛下龍背,陡聽到機聲軋軋,又有兩座飛車淩空分道而去,接連又是一座翱翔而來。禹等無不詫異,就叫郭支等守住行李,獨與伯益、黃魔、鴻蒙氏、之交五人緩步入其國境。沿途所見人民,都隻有一隻手,而眼睛卻有三隻,一隻在上,兩隻在一上,成“品”字形。又遇到幾個同樣的人,各騎著一匹渾身雪白、目若黃金的文馬。伯益認識,就指給文命看道:“這個就是從前在犬封國看見的騎了之後可以活到千歲的吉量馬,難道此地之人都是長壽不死的麼?”
  正說時,隻聽得路旁樹林之內劈啪一聲響,接著又聽見獸嗥之聲,大家嚇了一跳,仔細一看,陡見兩個獵戶從外麵奔進林內去,原來已捉到好幾隻野獸了。大禹等跟進去一看,隻見裏麵設著一種機關,有三隻野獸關在內,亦不知 是何名字。那兩獵戶將三獸一個一個捉出捆縛,依舊將機關張開,然後將野獸扛之而行,自始至終,兩個人隻有兩隻手,但毫不覺其吃力費事。大禹等看得希奇,就上去問他們道:“請問貴國何名?”那獵戶道:“叫奇肱國。諸位無方人,要探聽敝國情形麼?某等苦不得閑,從此地過去幾十步,有一間朝南舊屋,屋中有一個折臂的老者,他閑著無事,而且到過的外國不少,請諸位去問他吧。”說著,竟抬獸而去。
  大禹等依他的話,走到一間舊屋,果見一老者坐在裏麵,看見大禹等走到,先站起來問道:“諸位是中華人麼?難得至此,請進來坐坐。”大禹等入內與之施禮。那老者道:“老夫病廢,不能還禮,請見諒,請見諒。”大禹等坐下之後,就問那老者道:“老先生曾經到過中華麼?何以知道某等是中華人?”那老者道:“老夫久仰中華是個文化禮儀之邦,但是無福,卻不曾到過。前幾年,在別國裏遇著中華人不少,現在看見諸位服式相同,所以知道是中華人。不知諸位至此是做何種買賣,還是為遊曆而來?大禹道:“都不是,都不是。”因將看見飛車,特來探訪的來意說明。那老者聽了詫異道:“敝國飛車每個時辰走四百裏,諸位乘的是什麼船?竟能追蹤而至,亦可謂極快了。”大禹道:“某等坐的不是船,是龍,所以能追得上。”那老者聽了,益發詫異道:“龍可以騎麼?究竟是中華天朝,有這種能力,敝國飛車算得什麼呢!”大禹道:“敝國騎龍不過偶爾之事,並非人人能騎。貴國飛車乃人人所用,且係人力所造,所以某等極願研究。”那老者道:“既然如此,待老夫指引諸位去參觀吧。”說著,站起身來,在外先行,大禹等跟在後麵。
  走約一裏之遙,隻見一片廣場之中停著飛車不少,這時正有二人向車中坐進去,忽然用手指一扳,隻聽得機聲軋軋,車身已漸漸上升,升到約七八丈之高,改作平行,直向前方而行,非常之穩。那老者邀大禹等走到車旁,大禹細看那車的製造,都用柴荊柳棘所編成,裏外四周都是輪齒,大大小小,不計其數。每車上僅可容二人,所以方廣不到一丈。座位之前又插著一根長木,那老者指點道:“這飛車雖則自能升降行動,但如得風力,其速率更大,這根長木就是預備掛帆布的。”又指著車內一個機關說道:“這是主上升的,要升上去,便扳著這個機關。”又指著一個道:“這是主下降的,要降下來,便扳著這個機關。”又指著兩個道:“這是主前進的,這是主後退的。”又指著車前突出的一塊圓木板說道:“這是主轉向的,譬如船中之舵一樣。”大禹等且聽且看,雖莫明其妙之所在,但暗暗佩服他們創造之精。
  正說時,又聽得機聲軋軋,仰天一看,隻見又是一座飛車從空降到廣場之上,車中走出兩個人來,向他方而去。大禹又問那老者道:“這種飛車是貴國政府所有的呢,還是人民所有的呢?”那老者道:“敝國上等之家都自備飛車,中下等人家無力備車者,可到此地來雇用,所以這種都是商家營業之物,每日來雇用的頗不少。”大禹道:“貴國飛車是在國內用的呢,還是到外國去才用呢?”那老者道:“在本國亦用,因為敝國人為天所限,隻有一臂,做起事來萬萬不能如他國人之靈便,所以不能有愛惜光陰。來往較遠之地,乘坐飛車可以節省時間,並非為貪安逸之故。”大禹道:“貴國人到外國去,究竟何事?”那老者道:“大概多為經商。敝國所製之物非常靈巧,外國人極為歡迎,所以常常獲利,敝國人所恃以立國者唯此而已。”大禹道:“貴國人雖隻有一臂,而眼睛卻有三隻,比別國為多,想來總有特別用處。”那老者道:“敝國人三眼分為陰陽,在上的是陰,在下的是陽。陽眼用於日間,陰眼用於夜間,所以敝國人夜間亦能工作,無需用火,這是敝國人的長處。”
  那老者一麵說,一麵走,領了大禹等仍到他的家中。大禹道:“老先生遊曆外邦甚多,不知道到過幾國?”那老者便將一生所到之國一一向大禹述說了一遍。
  據猜測,這種叫做吉量的馬,可能與UFO外星人的不明飛行物有關。也可能是個小型飛行器,或者說它就是不明飛行物,至於具體的,還得需要有關人士的努力。

  窮奇

  據《山海經?海內北經》所載,指窮奇外貌像老虎,長有一雙翅膀,喜歡吃人,更會從人的頭部開始進食,是一頭凶惡的異獸。可是,同樣在《山海經》中,西山經一篇卻提到窮奇的另一種形象,該篇中的窮奇,外貌像牛,長著刺蝟的毛發,與海內北經所述者有很大的差別。不過二者都是喜歡食人的凶獸,這方麵則沒有分別。
  《左傳?文公十八年》記載:「少皞氏有不才子,天下之民謂之窮奇。」漢代高誘注《山海經》時,亦提到窮奇是少昊氏的後裔,而且是虞舜時的「三苗」之一。不過迄今為止,學者對「三苗」的解釋仍然眾說紛紜,所以窮奇的身份亦隻是聊備一說,不能確認。
  另外,《神異經?西北荒經》對窮奇作出更詳細的解說。書中記載類似《山海經》的海內北經,窮奇仍是一頭狀似老虎,長有翅膀的怪物。平日專門獵食人類,能通人類語言。當它知道有人在爭執的時候,往往會把忠直之士吃掉;知道某人為人忠信,就會把那人的鼻子吃掉;知道有人為惡不善,它就會獵取野獸贈予那人。是一頭善惡觀念完全顛倒的惡獸。可是亦有注者引其它版本加以補充,在這個版本中,窮奇的形象卻較貼近《山海經》中的西山經,指窮奇長得像牛,有一條像狐狸而且拖在地上的長尾巴,它的叫聲像狗,又說它「狗頭人形,鉤爪鋸牙」。每逢遇到忠信之人,就會把他吃掉;遇到奸邪之輩,就會主動獵殺野獸向他進奉。二者雖然形象迥異,但行為卻是一致的。
  據《後漢書?禮儀誌》中記載「追惡凶」的十二位神明,當中就有「窮奇騰根共食蠱」之語,這裏的窮奇能驅除蠱毒害物,是一頭形象正麵的神獸。郭璞注《山海經》時,亦創作了「窮奇之獸,厥形甚醜;馳逐妖邪,莫不奔走;是以一名,號曰神狗」的讚詩,同樣指出窮奇會作出驅逐妖邪的行為。這些為民除害的舉動,與以往所表現的食善助惡的形象,有極大的差別。
  高誘注《淮南子?墬形篇》時,提到窮奇是「廣莫風之所生也」,認為窮奇是風神的後裔,而非少昊氏的不肖兒子。
  結合天神、怪獸、惡人三位一體,真實麵目不可破解的奇怪生物。《淮南子·地形訓》高誘注解它稱之為北方天神,身體好像老虎騎著兩條龍。《山海經·西次四經》則說它長得象牛,叫起來象野狗,長著粗硬而不光滑的毛,還要吃人。但《海內北經》又說窮奇象虎,長著翅膀,吃人總是從頭開始吃,吃的人總是披頭散發。《左傳》則將之類同饕餮和檮杌,說它是少皥氏不才子,因為總是詆毀忠直的人被人們稱為窮奇。《神異經》總結了它的種種特質,描述它是一種生活在西北,長得像虎有翅膀,喜歡吃人的怪物。它能聽懂人說話,聽到人爭吵就去吃有理的一方,聽說有人忠誠有信義就去咬人的鼻子,但聽說有人凶惡不講道理反而會贈送自己咬死的動物。相比饕餮等怪獸,窮奇顯得更具個性和智慧,但是這種喜歡接近人的習慣大大影響了它作為怪獸的神秘魅力和實力評價。
  《神異經·西北荒經》:“西北有獸焉,狀似虎,有翼能飛,便剿食人,知人言語。”它就是西方天帝少昊的兒子,大名鼎鼎的窮奇。
  窮奇很有意思,看見有人打架,它就要去吃了正直有理的一方;聽說某人忠誠老實,它就要去把那人的鼻子咬掉;聽說某人作惡多端,反而要捕殺野獸饋贈。由此可見,它應該是頭凶獸。然而有些書上又說它也不是那麼壞,在古時臘八的前一天,宮廷裏要舉行一個叫逐疫的儀式,由方相氏帶著十二隻異獸遊行,窮奇和另一隻叫騰根的異獸,共同負擔著吃掉害人的蠱的任務,於是又讓人感覺它對人還是有些異處了。之後神話被曆史化,神鬼也被人格化,窮奇逐漸演變為天下四凶之一,最後終於被舜帝滅了。
  窮奇作為怪獸的形象有兩種:《山海經·西次四經》上言“狀如牛,音如狗”;《山海經·海內北經》上言“狀如虎,有翼”。但不管是哪種形象,它都是一種食人怪獸,而且有著固定的原則,大致引《神異經·西北荒經》上的說法,它“知人語言,逢忠信之人,齧而食之,食人自首始;逢*邪則擒獸而伺之”。也就是說,好人遇到它會變成食物,而且先被咬掉腦袋,而壞人遇到它反而會得到它送來的野獸之類做食物。這樣“是非分明”且付諸行動的怪獸的確少見。
  《史記·五帝本紀》記載了窮奇的來曆,“少昊氏有不才子,毀信惡忠,崇飾惡言,天下謂之窮奇。”舜將其流放,“遷於四裔,以禦魑魅”。少昊為西方天帝,其母名皇娥,其父稱為“白帝子”,即太白之精,他們的故事可見於《拾遺記》,非常美麗動人。在那裏有一棵窮桑樹,其果實萬年一結,吃了的話天老我不老。少昊主宰西方,稱為“窮桑氏”,或者“金天氏”。注意這些關鍵字“白”啊,“金”啊,少昊一族位於西方不容置疑,而窮奇也是被舜驅逐到了西北方向,被一同驅逐的還有黃帝的不才子“渾沌”;顓頊的不才子“檮杌;以及“饕餮”三族,作為怪獸的“渾沌”,“檮杌”,“饕餮”也無一例外地出現在西方,其中饕餮位於西南一些,但想來離被稱為“西王母”(地名)的西荒之地不遠。也就是說,和其他幾位帝王略有不同,被虞舜放逐的都到了西方而不是四方都有,所謂“禦魑魅”的說法很可能是指壓製當地少數民族,從這樣的想法衍生開思考,怪獸們的行為特性也就不足為奇。“渾沌”,“桃杌”,“饕餮”也具有相似的特點。

  蟜

  古書上說的一種毒蟲:“蚑、~、螻、蟻聞之,拄喙而不能前。”

  據比

  中國上古創世神之一,
  “據比之屍,其為人折頸披發,無一手。”--出自山海經
  山海經所謂屍者,大都遭殺戮以後之景象,所以推測應該是個人形的天神.

  環狗

  環狗 ,神話傳說中的怪獸。
  《山海經·海內北經》:“環狗,其為人獸首人身。一曰蝟狀如狗,黃色。” 

  騶吾

  林氏國一種十分珍貴的神獸,個體如老虎一般,身上有五彩斑斕的花紋,尾巴比身子要長,像白毛黑紋的虎,但不吃活的禽獸,很能走,騎上能日行千裏。
  《山海經·海內北經》:“ 林氏國 ,有珍獸,大若虎,五采畢具,尾長於身,名曰騶吾,乘之日行千裏。”
  又作騶虞,古之仁獸,非自死之獸不食。
  另有一說,古之騶虞即是今天的大熊貓。

  倭

  “倭”在日文中同“大和”一樣都發音為“yamato”和“大和”一樣都代表日本民族的意思,“倭”字並沒有貶義,此名起源於三國時期魏國皇帝曾禦封當時日本的君主為親魏倭王,“魏”字去右邊的“鬼”字舍去“魂魄”之意,加上左邊“亻”加上往來的“友人”的意思,於是親魏倭王的所在國家也叫做“倭國”,倭國之名得此由來並延用了很長一段時間。

  朝鮮

  西周滅商之後,商朝遺臣箕子到朝鮮半島與當地土著建立了“箕氏侯國”。公元前3世紀末,朝鮮曆史上第一次有所記載。在中國漢朝的曆史學家司馬遷的著作《史記》中記載,商代最後一個國王紂的兄弟箕子在周武王伐紂後,帶著商代的禮儀和製度到了朝鮮半島北部,被那裏的人民推舉為國君,並得到周朝的承認而成為諸侯。史稱“箕子朝鮮”。
  根據朝鮮史書《三國遺事》所載,檀君的後人在箕子來到朝鮮之後,帶著人民南遷,以免和箕子帶來的人形成衝突。這些人後來成為了三韓的始祖。
  箕子朝鮮在朝鮮半島統治了近一千年。根據朝鮮《太原鮮於氏世譜》,朝鮮的鮮於氏源自箕子朝鮮的後人。而他們從箕子開始,一共經曆了41代君主,直到公元前2世紀才被燕人衛滿取代。
  王氏高麗和李氏朝鮮時期,由於儒學興盛的關係,箕子朝鮮受到極大的推崇與讚賞。朝鮮人時常以“箕聖”來稱呼箕子,而稱自己的國家叫“箕聖國”。

  陵魚

  海中有陵魚,人麵魚身,有手有足,啼聲如小兒。有的古書把它稱作鮫人,有的說就是人魚。《山海經》提到人魚的有好幾處,都說它活在山溪中,看描述可能是鯇,即娃娃魚,不是神話中的人魚。
  《山海經 海內北經》 陵魚人麵, 手足, 魚身, 在海中。
  《搜神記》說︰南海之外有鮫人,像魚一樣生活在水裏,天天不停地紡織,老是在哭,流出來的眼淚就成了珍珠。古書引《博物誌》說︰較人從水中出來,住在人家家裏,出賣所織的絹。將離去時,向主人索取一個盤子,哭出滿盤的珍珠酬謝主人。保留到現在的《博物誌》中卻沒有這段說話。《洽聞記》說︰人魚形狀像人,貿麵貌手足都跟美女一樣,皮膚如白玉,發長五六尺,如馬尾。《徂異記》說︰待製查道出使高麗,晚上船泊在一山邊,望見沙灘上有一婦人,頭發薘鬆,穿著紅裙子,袒露兩臂,肘下有鬣。船夫不知道是什麼。查道曰︰「是人魚也。」

  逢萊山

  逢萊山,即蓬萊山。相傳,很早以前,渤海中有三座神山,其上物色皆白,黃金白銀為宮闕,珠釺之樹皆叢生,華實皆有滋味,吃了能長生不者。秦始皇統一六國後,為求大秦江山永固、個人長生不老,使慕名來到這裏尋找神山,求長生不死藥。他站在海邊,眺望大海,隻見海天盡頭有一片紅光浮動,便問隨駕的方士那是什麼,方士回答:“那就是仙島。”秦始皇大喜,又問仙島叫什麼名。方士一時無法應答,忽見海中有水草漂浮,靈機一動,使以草名“蓬萊”做了回答。“蓬萊”者,“蓬草蒿萊”也。據說,蓬萊這個神山名就是這樣來的。
  實際上,早在秦始皇之前,“蓬萊”作為海上神山的名字就已經傳開了。成書於戰國時代的《山海經。海內北經》中就有“蓬萊山在海中”之句;《列子。湯問》亦有“渤海之東有五山焉,一曰岱興,二曰員嶠,三曰方壺,四日瀛洲,五曰蓬萊”的記載。可見,秦始皇並不享有神山“蓬萊”的發明權。
  “蓬萊”作為地名(而不是神山名),最早有文字可考的見於唐代杜佑的《通典》:“漢武帝於此望海中蓬萊山,因築城以為名。”漢武帝確曾於元光二年(前133)東巡至蓬萊,說他望神山不遇,築一座小城命名為“蓬萊”,聊以自慰,這說法似乎可信:一、至今未見漢代以前的典籍中有“蓬萊”作為地名出現的;二、據清代《蓬萊縣誌》載,蓬萊舊城鼓樓(址在今畫河橋西50米處)的前身,為古城東門,名“望仙”,為漢武帝登臨望海處。
  蓬萊山又名“九仙山”,位於尤溪阪麵鄉山麵村,距縣城3 5公裏,海拔1288米,峰頂麵積達2000多平方米,是尤溪最高的山峰之一。岩鑿百欄曲徑峰回,峰頂立有觀音佛祖像,建於唐貞觀年間(627~649)。蓬萊山不僅是尤溪建縣前最早開發的名勝景點和宗教信士活動場所,而且是三明市最優美的旅遊自然景區之一。區內山巒奇特,山勢雄壯,峰巒峭拔,怪石嵯峨,流泉飛瀑,鬼斧神工,茂林修竹,古木參天,奇花異草,山明水秀。山上有金鯽池、石棋盤、黑白二石子、煉丹灶、白鶴洞等勝景。同時,洞窟幽深,岩壑雄峙,峽穀險絕,山泉潺潺,蒼鬆翠柏,山光水色,景致宜人。相傳山巔有仙人來往,並可聞鼓樂聲。據《尤溪縣誌》載昔人詩雲:“微風輕動霧雲開,日照峰巔香燭台,不為神靈躬朝觀,隻緣賞景上蓬萊”。蓬萊山盛夏不暑,嚴冬不寒,天高氣爽,平均氣溫18℃,日出日落之景,尤為壯觀。山上幽雅壯麗景致,令遊人流連忘返。並有傍山公路蜿蜒而至。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2019 興旺娛樂 

本站古典小說為整理發布,轉載至本站隻是為了宣傳本書讓更多讀者欣賞。